因为两则人事任命书,万科上了头条。

  先来简单回顾下万科的人事调整:

  1、 万科高级副总裁张纪文,不再是南方区域集团老大,改为负责梅沙教育板块;

  2、 万科执行副总裁孙嘉,成为南方区域集团新老大,同时成为万科高级副总裁,不再担任万科执行副总裁以及财务负责人。

  显而易见,前者由区域老大,调离至负责万科新业务板块;后者由集团,下放至一线成为区域老大。

  在媒体的报道中,张纪文是万科四大区首里,对新业务最为积极,尝试最多的一位。但在过去的2018年,张纪文负责的南方区域,不仅新业务“万村计划”问题缠身,还丢失了主业区域第一的宝座,排名一路从2017年的区域第一,下滑至2018年的区域倒数第二,再到2019年一季度的倒数第一。

  这不免让人浮想联翩:职业经理人或许最终成了新业务试错的牺牲品。

  从万科人事调整看整个行业,在房企们寻找新的增长点探路过程中,职业经理人似乎都成了一只“薛定谔的猫”,结局充满不确定性,到最后才知道自己的命运走向!

  职业经理人:新业务的“死亡之吻?

  从万科此次人事调整中,90度解读出了两个不容忽视的信息点:

  第一, 两个老大,调整前后,虽然都还是不同条线的“老大”,但实则含金量已发生了质的变化。一个跨界暗降,份量变轻;一个委以重任,份量变重。

  第二, 在主业地产和新业务的平衡中,天平还是倾向于份量重好几倍的地产。保不住的主业,区首地位都不保,即便新业务探索得再多,回归到拿业绩说话的衡量标准上,终将迎来一个被动的byebye!

  据本站报道,张纪文是万科四大区首里,对新业务探索最多,尝试最多,花费精力最多的区域总。从“八爪鱼战略”到“万村计划”,张纪文的确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来探索新业务。

  但结果如何?

  八爪鱼战略早就没音儿了。万村计划陷入“推高城中村租金”的舆论声讨中,随后还一度传出万村计划暂停签约新房源。

  万村计划在2018年报中也未提及。万科2018业绩会上的一句回应“万村计划面临的问题比想象中更复杂”,也说明了转型新业务的艰难程度。

  南方区域新业务遇阻,主业地产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根据万科2017到2019一季度业绩报,在2017年销售 黄金期货鑫东财配资 业绩还排在四大区域之首的南方区域,2018年下滑排到倒数第二,2019年又垫底排倒数第一。

  郁亮也不止一次强调“主业地产的重要性和严肃性”:未来支撑所有新业务的现金流主要来源于开发业务,未来集团有序增长的任务相当一段时间内都将依赖于核心业务,万科500强地位的维持,也要依靠开发业务。

浏览次数 :
上一篇:舆金少校:5月13日(周一早盘)黄金原油操作
下一篇:两个熊孩子毒死小龙虾 事情经过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