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改不是一混则灵,更不是灵丹妙药,一定要因企制宜。”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航空工业机载系统分党组成员李兵说。

2018年,航空工业机载系统有限公司的销售收入已经超过了千亿,旗下的一批混改企业也频现亮点。过去的一年中,对为什么要改、改什么、怎么改,航空工业机载有不少思考和

探索。

“如果混而不改,就会流于形式”,李兵表示,“新时代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企业内部自生式的变革, 混是形式,改是实质,发展是目的。 ”

市场在变、活力不足,企业因之而改

航空工业机载是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是我国航空电子、飞行控制、航空机电等航空机载系统与设备的主要供应商,下辖成员单位 53 家,上市公司 7 家,员工总数 11.2 万人。

随着传统军工领域加速开放,就航空机载领域而言,已由过去的“军品内部封闭”转变成为“全面放开、充分竞争”的市场领域。

竞争环境的变化对企业发展形成了挑战,一批“一线作战”的子企业已经感到了竞争的直接压力。

从合肥南站出发,驱车十几分钟就能到达包河工业园区。这里坐落着航空工业机载的子企业——航空工业合肥江航飞机装备有限公司。

江航由原安徽江淮航空供氧制冷设备有限公司和皖安航空装备有限责任公司这两家航空工业在皖企业重组整合而成。尽管历史悠久,但江航董事长、党委书记宋祖铭告诉第一财经,“我们的体制机制相对固化,产业发展活力不足,加上效益和效率指标与先进水平有差距,基础管理水平有待提高。此外,航空技术和产品与客户 股票配资来大圣配资 需求有差距。”

比如,航空装备的高速发展对航空装备分系统及配套系统的要求不断提高,但江航的科研管理水平一度不能适应目前型号任务时间紧、技术跨度大的装备发展需求。

又如,江航民品门类多,涉及汽车举升机、立体停车库、电力电器、特种制冷设备、医疗健康产品、汽车零部件、制冷工程安装、建筑工程等,这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是企业优势,但如今因为业务体系庞杂,无法集中优势资源聚焦主业,很难实现细分市场领先。

“十二五”期间,江航剔除投资收益,平均净利润为1777.9万元。这种针对市场竞争的多重不适应,以及效率和效益偏低的情况,说明企业有系统性的问题。而江航的情况只是航空工业机载在改革前所面临问题的一个缩影。

“作为特殊功能类别的企业,军工企业本身也是国企改革的难点和重点,而且比石油、电信类别的企业改起来更有难度。”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告诉记者。

浏览次数 :
上一篇:老龄化与全球化:资本和人口是如何随养老产业
下一篇:三产融合催生“三金”农民 国资探索乡村振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