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肖行亦掌舵下,深陷泥潭的*ST索菱似乎已自暴自弃。

  5月21日,深交所向*ST索菱下发年报问询函。在监管部门半年前所发问询函尚未予以回复的背景下,*ST索菱何时能答复本次年报问询,是个未知数。纵观A股市场,在长达半年时间内对多份监管函件拒不回复的案例十分罕见。外界不禁要问:作为*ST索菱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同时兼任*ST索菱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多项职务的肖行亦,究竟是无暇回复监管问询,还是面对诸多问题疑点已无法给出让人信服的解答?

  根据最新下发的年报问询函,深交所对*ST索菱的问询内容主要包括审计内控、前期差错更正、财务报表项目和其他事项四大方面共19个问题。值得一提的是,鉴于*ST索菱此前消极回复的表现,深交所在本次问询中专门列出一个问题,要求公司结合本次年报问询函的相关核查工作、会计师对公司进行年度审计的情况以及深圳证监局对公司立案调查的最新进展,在回复本次年报问询函的同时回复交易所前期发出的多份监管函件。

  *ST索菱消极应对监管问询始于去年12月。围绕公司此前持续曝出的种种乱象,深交所从2018年12月7日起陆续向公司下发了两份问询函,随后在今年3月20日再次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对实际控制人肖行亦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的情况进行全面核查。然而,上述多份问询函连同今年发出的一份关注函最终都石沉大海,始终未获得*ST索菱回复。

  深陷债务漩涡,核心高管先后辞职,审计机构给出“非标”意见,公司资金被莫名转出……面对着扎实的证据和事实,问题缠身的*ST索菱对于监管问询的问题的确不知如何作答,更何况相关问题责任人直指公司实控人肖行亦。

  例如在本次年报问询函中,监管部门再度聚焦*ST索菱的预付账款等问题。明细来看,截至去年末*ST索菱及其子公司通过非金融机构保理业务融资,再由上市公司以预付账款

、其他应收款往来款形式支付给锐科塑料、创辉达电子、隆蕊塑胶等多家公司,相关款项期末余额10.77亿元,深交所遂在问询中再次要求公司就相关往来款项的收款方锐科塑料、创辉达电子、隆蕊塑胶等是否与公司及公司实控人肖行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关系。

  对此,本报今年4月2日《谁制造了索菱股份“黑洞”》一文已点明了其相关转移资金的套路,*ST索菱二股东中山乐兴此前经调查后也已向监管部门举报,称锐科塑料、创辉达电子、隆蕊塑胶与肖行亦存在关联关系,并在举报材料中直指“肖行亦通过操控索菱股份,在9个月内无偿向其或其亲属实际控制的关联企业累计提供资金近7亿元,而这些关联企业从未向索菱股份提供任何商品或者服务,且至今未将资金返还索菱股份”。

浏览次数 :
上一篇:推动粮油行业加速电商化转型 金龙鱼互联网品牌
下一篇:“植物活化石”百山祖冷杉幼苗回归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