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成电路并不是一个能够各处着花的事情。我曾经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向导说,我们下刻意了,要把集成电路做上去,在我们这里建个集成电路厂。我就说,生怕不行,你这里没钱。我一说没钱呢,人家很不兴奋,马上就说你怎么知道我没钱?跟旁边的人说,我给你50个亿,你给我把这个事情做起来!我就跟他说,生怕后面还要再加个0。”

“有些同志很担忧,说我们买了这么多的芯片,万一哪天人家不卖给我怎么办呢?这是不是受制于人等等,对吧?有这种担忧很自然,可是若是我们换位思索一下,作为生产供应商来说他们会担忧什么呢?他们也会很担忧。曾经有一个外国朋侪问我,他说你们买了我们这么多芯片,哪天你们要不买了的话我们怎么办?各人会意地一笑。”

直击我国芯片工业当前的“痛点”,探索芯片工业突破性高质量生长之路,重量级专家魏少军为您深度解读《高质量生长怎样从“芯”突破?》。

嘉宾简介

魏少军,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核高基”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手艺总师,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会士。

1

谁缔造了芯片事业?

集成电路是一种芯片,我们天天都在用,好比说家庭当中用到的集成电路有三百块之多。我们在自己家里修一些电器的时间,你可以瞥见有许多黑黑的方块,这些黑黑的方块是什么?就是我们说的集成电路和芯片。

这内里有大量的集成电路的基本元件,叫晶体管,可能有几十亿支甚至上百亿支。晶体管的原理很是简朴,可是真正要把这样的晶体管发现出来,人类照旧经由了很是长时间的探索。

我们知道,天下上第一台电子盘算机是1945年在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发现的,我们用的是所谓的电子管,或许直径在两公分左右,高度有个五、六公分,通上电以后它会发亮,像个灯泡似的。

这样的电子盘算机用了17500支电子管,许多,但这个电子管的可靠性很是差,六分多钟就烧坏一支,一旦烧坏了怎么办呢?就得去换。

换的时间,盘算机的机房里的一些女士就要跑去把电关了,换一支电子管,再重新开机。这样的一个盘算机使用效率是很是低的,因此我们迫切的需要能找到一种能取代电子管的元器件。

1947年在美国贝尔实验室,有三位科学家就发现了厥后我们称之为晶体管的这种新的元器件,这三位科学家一个叫肖克利,一个叫巴丁,另有一个叫布莱坦,这三位科学家在1956年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这个晶体管发现以后,我们看到它比起我们所熟知的电子管要小了许多,比一个黄豆还小,甚至像一个芝麻粒一样,可靠性很是高,而且它反映速率很快。

浏览次数 :
上一篇:疯狂的天然肉,4天涨了220%!暴富时机还是大坑?
下一篇:评论:假设18世纪股神李嘉图来投资A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