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昔日千亿市值白马股,到接连财务“爆雷”、诉讼缠身、工厂停产,围绕*ST康得122亿元货币资金去向,一年净利润超过20亿元却还不起15亿元债券等谜团一直未解开。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研发现,*ST康得日前披露的前两大应收账款客户十分蹊 际银配资 跷。这两家客户和公司合作期限不到一年,即分别形成了7.12亿元和6.13亿元的应收账款。在公司2018年年报中,二者还调减了9.24亿元销售金额。按此推算,应该位列公司2018年前三大客户。而两家客户背后均指向“名不见经传”的厦门以晴集团。围绕*ST康得和大股东康得集团背后,还有众多“隐秘伙伴”。公司是否财务造假仍疑云重重。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多个信源处获悉,*ST康得一年的真实销售额在20亿-30亿元。2013年,彼时以预涂膜为主要业务的*ST康得,就被媒体质疑过隐瞒与海外大客户的关联关系,向美国出口的业务存疑。

6月10日,中国证券报记者多次拨打了*ST康得证券部电话,但一直处于占线中。

位于江苏省张家港市的康得新公司

前两大应收账款客户之谜

自从2012年年报起,*ST康得即不再公开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名单。当时给出的原因是“属于重要的商业机密”。*ST康得近百亿营收背后,前五大客户一直颇为神秘。

5月31日,*ST康得公告了《关于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的回复》。在这份公告中,公司仍未披露具体客户名单,仅以客户编号代替。

此前的4月30日,*ST康得发布2018年年报,时任三名独董杨光裕、张述华、陈东发表异议声明时称,“截至2018年底,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60.94亿元,相应计提坏账准备12.28亿元。从应收账款的历史数据和回款情况分析,我们认为这些应收账款全额或大部分收回的可能性不大,进而对营业收入的真实性表示存疑。”

在*ST康得问询函回复公告中,列出了公司前5位应收账款对象。其中,前两位是“客户2”、“客户1”,注册地分别是云南省红河州和福建省龙岩市。这两家客户开始合作日期分别为2018年6月27日和2018年3月31日,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7.12亿元和6.13亿元。

某大型会计师事务所李明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分析,这两家客户和*ST康得合作时间不到一年,到2018年年底销售金额就分别超过了6亿元,且形成的应收账款均超过6亿元。这确实比较反常。

而中国证券报记者据此线索进行追踪,围绕公司前五大客户发现了更多蹊跷。

*ST康得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前五大客户合计销售金额29.73亿元,占总额的32.49%。其中,前四名客户销售额分别为11.37亿元、6.95亿元、5.84亿元、3.04亿元。李明表示,按照公司目前披露的信息推算,*ST康得应收账款前两名客户应该排在公司前三大客户中。

浏览次数 :
上一篇:天猫国际进口日首小时开场成交同比增1170%
下一篇:没有了